柚子家的甜饼铺

新手开店,本店热衷烘培小甜饼,并常于半夜开始出售,来往顾客了解一下!

【小说体】初夏是适合恋爱的季节[鹿岛的求助帖后续]

迟了巨久的后续终于来了,非常抱歉!
嗯这篇是用正常的小说体写的感觉人物重度OOC但是我憋不出来了……幼儿园文笔凑会着看吧,有不满或者其他意见小伙伴可以给我评论,谢谢
七夕贺文会补上的

       初夏,裹挟着热度的风悄悄从窗户溜进,深蓝色的窗帘被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斜射进屋内的阳光铺在少年身后,在木质地板上形成大块的,暖色的亮斑。
       鹿岛整个人蜷在椅子上,将头深深埋在臂弯之间,但焦茶发间那双烧得通红的耳朵仍旧暴露了他此刻的情绪。书桌上的电脑屏幕显示的正是森之宫学园论坛的求助板块,他在昨天发布的匿名求助帖被拉到最后一页,鼠标的光标正点在一条热度最高的回复上:
      “182L [狼谷隼] 其实我对你也抱有同样想法,你不怕面对日后可能出现的所有麻烦,那么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走下去。”
       鹿岛在双臂间蹭了好几下,一头本就不怎么妥帖的短发被蹭得更凌乱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足勇气似的抬起头看向那条回复,视线触及那短短的两行字,这份信息被大脑捕捉,处理,没过几秒,鹿岛觉得自己刚刚平稳下来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周遭的环境似乎也带上了几分灼热。
       狼谷……狼谷真的对自己……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吗?还是开个玩笑?自己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啊……狼谷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用的是挂着自己真实信息的账号这么胡来……理事长婆婆和狼谷老师会不会已经知道了……狼谷这个笨蛋到底是不是认真的……
       乱七八糟的想法争先恐后的在鹿岛的脑子里冒着泡,像是要把他的大脑搅成一锅糨糊。但是……鹿岛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在胸口,那层皮肉下剧烈跳动的心脏,传递出的讯息是不可抑制的欣喜和宛如枫糖化开的甜。
      “哥哥……”刚从到处是毛茸茸小动物的梦里醒来的虎太郎迷迷糊糊地从小软被底下钻出来,一如既往的想爬进守在一旁的哥哥怀里却意外扑了个空,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哥哥?”虎太郎抓着小软被的被角,看着缩在椅子上的哥哥又提高了些音量喊了一声。
       哥哥仍旧一动不动。
      虎太郎认真思考了一小会,扭着小屁股一点一点爬下了床,来到书桌前用力拍了拍鹿岛的小腿,“哥哥!”
    “啊!”鹿岛回过神,这才发现本在午休的弟弟已经醒了,“是虎太郎啊,对不起哥哥没能注意到你醒了。”说着他将虎太郎抱进自己怀里。
       虎太郎摇摇头,发现自家哥哥的脸又泛起大片的红晕,他立刻警觉起来挣扎着直起小身板PIA的把手搭上了鹿岛的额头---果然又是热热的!
      “哥哥!柠檬……柠檬茶!”虎太郎抓着鹿岛的衣服喊了起来,软乎乎的小脸彷佛写着严肃。鹿岛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估计是虎太郎把自己这副样子又当成了发烧。他笑着亲了亲虎太郎的脸颊,心底一片柔软。
       “哥哥不是发烧啦……谢谢虎太郎关心……”鹿岛刚想多哄自家弟弟两句,卧室门突然被敲了几下,犀川特有的平淡声音响起:“龙一少爷,您有客人来访。”
       客人?找我?鹿岛有些疑惑地抱着虎太郎开了门,“犀川先生,是谁来找我?”
    “狼谷少爷,他在花园等您,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面谈。”犀川托了托了眼镜又将手伸向虎太郎,“虎太郎少爷就由我代为照顾一会儿吧,请您放心。”
       狼谷……居然过来了……鹿岛觉得自己抱着虎太郎的手有些不稳似地颤了颤。
     “那就麻烦犀川先生了。”鹿岛沉思了几秒,将虎太郎抱向犀川,又揉了揉有些茫然的虎太郎的软发,“哥哥有事情出去一会儿,虎太郎乖乖在家和犀川先生玩一会儿好吗?”
       有些事情,总要说清楚的。鹿岛看了眼窗外被初夏的阳光染上一层金色的景致,转身走向了花园。
      “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狼谷望向从屋内慢慢走出来的少年直白地说。
       似乎所有的人在明白自己的心意后再看见爱慕的人时都会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鹿岛在看见狼谷的一瞬间就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完了,心跳加速脸上泛热,喉咙甚至有些发紧,在屋里做的心理准备一下子失去了所有作用,差点想返身逃回自己家的卧室。他悄悄深呼吸了一下才开口回道:“总不能一直待在里面。”
     “其实如果你不出来,我进去也是一样的。”鹿岛听见狼谷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径直走向他,在他完全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一种完全不容拒绝的姿态被抱进怀里。
       一瞬间,狼谷身上的温度,气息,都真真切切地传递到他身上。鹿岛觉得自己的呼吸好像有点困难。他的头埋在狼谷的颈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受到狼谷用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因为你是个笨蛋,在看到我的回复后一定会胡思乱想,所以我必须过来。帖子里的那条回复是我写的,没有骗你,我确实是……喜欢你,是想让你成为我的恋人的喜欢。兔田先生把帖子转给我看时,就猜到匿名求助的人是你,我很高兴。
       龙一,我再说一遍,我对你抱有的想法和你对我是一样的,你不怕面对日后可能出现的所有麻烦,那么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走下去,这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的回答。
       那么,你愿意成为我的男朋友吗?”
       狼谷将自己所要说的话都讲给了怀里的人听,他能感受有温热的液体渐渐晕湿颈部的皮肤,还有那双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搂住了他的背,继而又慢慢收紧。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良久,埋在狼谷颈间的脑袋轻轻动了动,鹿岛有些低哑的声音闷闷传出来:“我愿意……我愿意的。”
       狼谷那双常年冷淡的眼睛染上一层温暖的笑意,他侧首吻了一下鹿岛散在额间的发,“笨蛋。”
       日头已经稍许偏西,天边有几缕云被挑染成橘红色,穿巷而过的风也降下了些热度,点缀在绿丛中的紫阳花开得正好,粉白的花团在风中轻轻摇曳,显得温柔恬静。
       这是初夏啊。
       一个适合恋爱的季节。

评论(7)

热度(87)